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中国法律援助网>>法援行动>>法援案例>>
 
生命同价 权利同等
生命同价 权利同等
——农民打工夫妇遇车祸身亡按城镇标准获赔

发布时间:2010-08-26 11:11:43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指派单位: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

  承办人:江苏丰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李宇明

  【前 言】

  一对农民夫妇从安徽来南京打工,突遇一次离奇的车祸双双身亡,只留下了年幼的儿子和七旬的父母。老人和孩子在南京举目无亲,赔偿不知应该如何讨要,生活不知道如何继续。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积极介入此事,帮助老人和孩子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维权工作。在赔偿金标准如何确定上,保险公司与律师产生了很大分歧和争执,保险公司认为应按安徽农村收入的标准认定死亡赔偿金,但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坚持认为,死者夫妇是从事农副产品经营的个体工商户,长期居住于南京市雨花台区,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一审法院采纳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的意见,一审判决死者家属获赔89.5万元。对方不服上诉,经过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在二审过程中的再次努力,二审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变更最终赔偿金额为90.9万元。拿到判决书后,70岁老人和14岁的孤儿,感激涕零,专程为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送来锦旗。

  这一法律援助案件牵动了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顾秀莲的心,2010年4月7日,顾秀莲专门来江苏听取了这一件法律援助案件的汇报,特别叮嘱江苏省法律援助工作人员要妥善关心照顾可怜的老人的生活和孤儿的上学问题。4月17日,江苏省人大原副主任、江苏省法律援助基金会理事长王霞林率江苏省法律援助中心、江苏省法律援助基金会、南京市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专程赶赴安徽省和县,看望了老人和孤儿,赠送了慰问金和衣物、被褥等生活用品,并对十四岁孤儿上学问题进行了妥善安排。

  【案情简介】

  2009年5月19日22时20分许,孙某某(男,1971年3月2日生,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人)驾驶一苏A牌小轿车途径205国道由南向北行驶至板桥法庭门口时,因夜间行车对前方情况严重疏忽观察,轿车车头左侧追尾撞上前方同车道停于道路等待左转过道路的赵某某(男,38岁,安徽省巢湖市某村农民)驾驶的无牌二轮摩托车,将赵某某及乘车人沈某某(女,39岁,赵某某之妻)撞飞至路左,同时又被由北向南行驶的戎某某(男,1983年2月19日生,安徽省当涂县人)的超载(30%)、制动不合格的皖E牌照挂号重型半挂车撞击,赵某某被重型半挂车左侧多组车轮碾压,造成赵某某、沈某某夫妇当场死亡。

  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介入后,迅速指派了江苏丰亚律师事务所李宇明律师承办此案。该案属于重大交通事故,当场造成二人死亡,且二人是夫妻关系,因此及时和其家属沟通,安抚工作非常重要。法律援助中心积极联系并对死者夫妻二人的独子赵某兵(14岁)行了心理干预,以减轻赵某的心理负担和阴影。男性死者赵某某的父母均达到70岁以上,法律援助中心又承担起劝慰安抚二位老人老年丧子的心灵创伤修复工作,并在生活上给予了许多照顾。

  【承办经过】

  一、前期调查

  事故发生后,承办律师迅速和南京市交警八大队取得联系,马上调取了卷宗材料,该事故的责任认定书于2009年5月26日作出,认定孙某某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2条之规定,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赵某某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8条、第19条之规定,承担事故次要责任;戎某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1条、第48条之规定,承担次要责任。

  为了防止当事人转移事故车辆,给死者家属赔偿造成无法追回的损失。承办律师马上联系了死者的家属,即赵某兵及其爷爷奶奶共祖孙三人,并准备了诉前财产保全的申请材料,递交到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申请被批准后,人民法院立即裁定扣押了苏A牌号小轿车和皖E牌照挂号重型半挂车两辆事故车辆,为将来及时赔付做好了准备工作。

  因诉前财产保全的期限只有15日,因此必须要在15日内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而本案中,因孙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且死亡二人,孙某某已经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承办律师为了详细了解案情及孙某某的赔付能力,必须与其取得联系。因此由法律援助中心协调,并与看守所和办案警官沟通,在雨花台区看守所由承办律师与犯罪嫌疑人孙某某会见,并且了解到其驾驶车辆苏A牌号轿车没有购买交强险,该车辆系其配偶芦某所有,且夫妻二人现在家庭生活非常困难。案件陷入了困境,因为本次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的孙某某,所驾事故车辆没有任何保险,经过承办律师到南京市雨花台区梅山铁矿吴家山走访调查了解到孙某某、芦某的家庭生活确实困难,这对于死者家属的赔付是个困难,如何才能圆满解决?

  给死者家属争取到可执行到位的赔偿款,是本案的核心问题,不能让判决书成为一纸空判,赔偿金无法得到执行,无法告慰死者亡灵。承办律师又以皖E牌照挂号重型半挂车为案件赔付的突破口,到安徽省马鞍山市了解该车辆的实际情况。经过到马鞍山市车管所调查了解,该车辆属于马鞍山市某物流有限公司所有。律师又到马鞍山市工商管理局调取了马鞍山市某物流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登记资料显示该企业属于国有企业。经到该企业走访了解,该车辆属于挂靠车辆,实际车辆所有人是张某某(马鞍山市向山区杜塘村人)。车辆皖E牌照挂号重型半挂车由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马鞍山中心支公司承保,其中交强险有两份(该车挂车和主车各有一份),共计人民币22万元。另外,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马鞍山中心支公司对该车辆还承保商业三责险50万元。

  至此,由事故车辆皖E牌照挂号重型半挂车所牵出的涉案被告分别予以查明。分别为:张某某系事故车辆皖E牌照挂号重型半挂车车辆实际所有人;马鞍山市某物流有限公司系事故车辆皖E牌号挂号重型半挂车的挂靠单位;戎某某(安徽省当涂县人)系事故车辆皖E牌照挂号重型半挂车的驾驶员;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马鞍山中心支公司系事故车辆皖E牌照挂号重型半挂车的的承保人。上述被告共计4人。而上述被告能提供的赔付能力基本已达到,最终解决了困扰的在本案头上的确实可行的执行款(即将来判决后可有能力支付的赔偿款)。而事故车辆苏A牌照号轿车所牵出的被告分别是:孙某某(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人)系事故车辆苏A牌照轿车车辆借用人;芦某(南京市雨花台区梅山铁矿吴家山人)系事故车辆苏A牌照号轿车的所有权人。上述被告共计2人。但实际赔付能力基本不具备。

  被告人数确定后,需要再确定原告的人数。因为死者赵某某和沈某某系夫妻关系,二人是来南京务工人员,原居住地是安徽省巢湖市和县,因此承办律师又再次奔赴安徽省巢湖市和县去了解夫妻二人的亲属情况,经过到和县的走访调查,了解到现在死者赵某某的父亲赵某玉和母亲丁某兰均健在,但是因为年事已高,已经没有了劳动能力,其生活来源只能是其独子即死者赵某某来提供,膝下再无其他子女。死者沈某某的父母均已经不在。沈某某和赵某某夫妻二人只有独子赵某兵(年仅14岁)。通过这次的走访调查,到相关部门开取了各项证明,死者亲属的身份关系及劳动能力证明终于予以完善。原告的人数也予以明确。分别为:赵某玉系死者赵某某之父;丁某兰系死者赵某某之母;赵某兵系死者赵某某和沈某某的独子。共计3名原告。

  二、立案审查

  本案的原被告予以明确后,根据对事故卷宗材料的分析,涉案车辆为2辆,共同导致2人当场死亡,及被告人数(被告共计6名,其中一名涉及刑事犯罪)可以看出本案的法律关系,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非常复杂的一类。

  案件在2009年6月16日申请的诉前财产保全,法院作出的该裁定,只有15天的时间,而承办律师多次去安徽省马鞍山市、巢湖市和县以及雨花台区看守所和雨花台区吴家山的走访调查,15天的时间也马上就要到了,因此立案工作迫在眉睫,否则一切就前功尽弃。承办律师马上对该案件的案件事实和法律关系,根据调查的结果和手头上的材料,进行了细致的梳理:两个事故车辆对于造成的损害后果,是同时结合造成的,因为一个事故车辆将其二人同时撞飞至路左侧,同时在二人还未落地的情况下被另一事故车辆撞击并碾压,上述事实有事故责任认定书和尸检证明为依据。因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二人以上……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权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130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所以两个事故车辆的相关人员均应承担连带责任。这也是本案首要的重要代理意见之一。据此,承办律师书写了民事起诉状,将上述6名被告起诉到了雨花台区人民法院,要求赔偿金额为110万元,并要求被告之间承担连带责任。同时,将前期调查的关于车辆的隶属关系证据、保险单据、原告的身份证明、原告的劳动能力证明以及死亡事故的尸检证明、事故责任认定书等等相关证据一并提供给了一审法院。

  法院决定立案审理此案,但是,问题又出现了,本案的诉讼费用高达2万余元,而原告是无力支付这笔费用的,于是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再次出面予以协调,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决定给予缓缴。案件由此进入了诉讼程序。

  三、案件一审,一波三折

  案件进入一审以后,由于其中一名被告即孙某某要承担刑事责任,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案件要先刑后民,即要等待刑事案件处理后,才能继续审理民事案件。因此法院出具了对本案中止审理本案的裁定。随着刑事案件的进展,最后对孙某某判处了有期徒刑3年6个月。被告人孙某某没有提出上诉,检察院也没有抗诉,刑事案件顺利审判结束。随后孙某某即被送到监狱服刑。民事案件恢复审理。

  对于案件的审理,法院也抽调了最富有经验的法官审理本案,由民三庭庭长担任本案的审理法官。开庭过程中,上述6被告均聘请了律师出庭,案件争议的焦点围绕以下几个方面展开:

  1、关于死者死亡赔偿金的标准是按照城镇户口赔付,还是按照农村标准赔付?

  2、关于死者沈某某的死亡原因,是否系交通事故导致其死亡?

  3、关于死者的被抚养人生活费,是按照城镇标准赔付,还是按照农村标准赔付?

  4、关于事故各方民事责任比例的分担的问题?

  被告物流公司辩称:对交警认定的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认定无异议;皖E牌照重型半挂牵引车投保了交强险;该车的实际车主为被告张某某,由被告张某某挂靠在被告物流公司;被告戎某某系被告张某某雇佣的驾驶员;要求审核原告方诉请。

  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马鞍山中心支公司辩称:死者沈某某没有被本公司承保的车辆撞击或辗压,故对交警事故认定有异议;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认定死亡赔偿金;被告不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另被告孙某某已受到刑事处罚,故其不应再赔偿原告方精神损害抚慰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且不能超过相关标准;原告方主张的亲戚处理交通事故的误工费,住宿费,交通费过高,有法院酌定;摩托车车损费没有证据,不予认可;被告按交强险的规定赔偿并不承担诉讼费用。

  最后经过法庭辩论,最后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认定:

  第一,关于事故认定。结合事故卷宗材料及相关证据,八大队的事故认定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认定,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马鞍山中心支公司之异议不能成立。

  第二,关于事故当事人的民事责任。沈某某作为赵某某之妻,其应当明知其夫系酒后驾驶摩托车但仍乘坐,故其亦有一定民事责任,因赵某某所驾摩托车系在停车状态下追尾所撞,故结合事故当事人违法状况,并考量违法状况与事故的因果关系,本院认为:(一)关于赵某某相关赔偿之孙某某、戎某某、赵某某的民事责任比例为65∶25∶10.(二)关于沈某某相关赔偿之孙某某、戎某某、赵某某、沈某某的民事责任比例为61.75∶23.75∶9.5∶5。

  第三,关于相关赔偿认定。赵某某、沈某某夫妇系从事农副产品经营的个体工商户,并长期居住于本市雨花台区板桥街道,故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原告方主张车损,但未能提交车损评估的相关证据、车辆权属证据等、故无法认定车损数额,本院对原告方的该项诉请不予认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之规定,考量赵某某、沈某某夫妇均赋有相关的扶养义务、对扶养费作出上述认定。死者亲属处理交通事故、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住宿费、交通费应有发生,本院酌情予以认定。

  第四,民事责任之承担。关于赵某某、沈某某的赔偿,被告孙某某于被告张某某负有连带赔偿责任,芦某作为车主及被告孙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车辆挂靠关系,被告物流公司对被告张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另原告赵某兵放弃相关诉请,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之规定,其他侵权人对死者赵某某应承担的赔偿份额不承担连带责任。因被告孙某某已受刑事处罚,故其不再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其他相关当事人亦不连带赔偿之。由于被告戎某某负事故次责任,且系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发生事故,故本院驳回原告对被告戎某某的诉讼请求。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第五条、第九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马鞍山支中心支付赵某玉、丁某兰、赵某兵220000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24375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

  二、关于死者赵某某之赔偿:被告孙某某赔偿原告赵某玉、丁某兰、赵某兵292120.74元〔(559416.52-110000)〕×65%);被告张某某赔偿原告赵某玉、丁某兰、赵某兵112354.13元〔(559416.52-110000)〕×25%,被告孙某某于被告张某某对本项判决所确定的各自的赔偿义务互负连带赔偿责任,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

  三、被告芦某对本判决第二项判决中确定的被告孙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马鞍山市某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对本判决第二项判决中确定的被告张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赔偿责任。

  四、关于死者沈某某之赔偿:被告孙某某赔偿原告赵某兵195768.2元〔(427033.52-110000)〕×61.75%;被告张某某赔偿原告赵某兵75295.46元〔(427033.52-110000)〕×23.75%,被告孙某某于被告张某某对本项判决所确定的各自的赔偿义务互负连带赔偿责任,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

  五、被告芦某对本判决第四项中确定的孙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马鞍山市某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对本判决第四项判决中确定的被告张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六、驳回原告赵某玉、丁某兰、赵某兵对被告戎某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经过如此波折,最终一锤定音。原以为本案就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但是一审宣判后,张某某不服,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第四项,依法改判。理由为:

  1、孙某某驾驶的车辆未投保交强险,应当由孙某某和芦某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而后再由孙某某与上诉人按事故责任比例分担赔偿;

  2、一审法院对沈某某是否因上诉人所有车辆撞击或辗压致死的事实未于查证;

  3、赵某某酒后无证驾驶二轮摩托车,经事故认定,赵某某与戎某某对事故负次要责任,应按相同责任比例承担责任,一审法院认定的责任比例不当。

  四、案件二审,判决微调

  二审法院通过开庭审理,被上诉人赵某玉、丁某兰、赵某兵口头答辩称:本案属于共同侵权,应由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刑事责任判决书中提及了沈某某的死亡原因,是共同侵权所造成;一审法院认定的责任比例恰当;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孙某某未作答辩。

  被上诉人芦某口头答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原审被告戎某某未作答辩。

  原审被告物流公司、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马鞍山中心支公司同意上诉人的上诉意见。

  最终二审法院判决认定如下: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赵某玉、丁某兰系赵某某父母,赵某兵系赵某某、沈某某之子。以上事实,有八大队交通事故卷宗材料及交通事故认定书,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死亡证明,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板桥派出所证明,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明及户籍证明,驾驶证,行驶证,交强险保单,货车挂户合同书,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2009)雨刑初字第116号刑事判决书,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但所作判决中未认定孙某某应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不当,二审应予改判,原审判决认定的其余内容均符合法律规定及案件事实,二审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2009)雨民三初字第507号民事判决第一、六项即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马鞍山中心支公司赔偿赵某玉、丁某兰、赵某兵220000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2437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驳回赵某玉、丁某兰、赵某兵对戎某某的诉讼请求;

  二、变更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2009)雨民三初字第507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为:关于死者赵某某之赔偿:孙某某赔偿赵某玉、丁某兰、赵某兵311370.74〔(559416.52-110000-55000)〕×65%+55000。其中55000元为交强险限额部分;张某某赔偿赵某玉、丁某兰、赵某兵98604.13元〔(559416.52-110000-55000)〕×25%,孙某某承担的除交强险限额之外的赔偿义务与张某某在本项判决中所确定的赔偿义务互负连带赔偿责任、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芦某对本项判决中确定的孙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马鞍山市某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对本项判决中确定的张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变更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2009)雨民三初字第507号民事判决第四、五项:关于死者沈某某之赔偿:孙某某赔偿赵某兵216805.70〔(427033.52-110000-55000)×61.75%+55000〕,其中55000元为交强险限额部分;张某某赔偿赵某兵62232.96元〔(427033.52-110000-55000)×23.75%〕,孙某某承担的除交强险限额之外的赔偿责任,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芦某对本项判决中确定的孙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马鞍山市某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对本项判决中确定的张某某的连带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件到此,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现在案件正在顺利执行中。

  【案件点评】

  2009年5月19日这天,对于14岁的赵某兵来说,是一生也无法忘记的日子。这一天一场车祸夺取了他父母的生命。一个本该生活的天真浪漫的孩子,心理却要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还要突然要面对生活的重担。虽然有法律援助律师的帮助,官司最终获胜,但是那缺失的父爱、母爱却永远也无法找回。对于一个未成年孩子的关注,胜过本案的任何艰难险阻,对于社会来说,谁最终能够承担起教育抚养这个父母双亡的孩子的问题,是我们所最终关注的焦点。

  本案案情复杂,存在多个争议热点,如:登记车主与实际车主不一致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挂靠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被挂靠人的诉讼地位与责任如何承担、交通事故中保险公司的诉讼地位和责任承担等等,都需要法律援助律师在实践中,充分运用和灵活把握民事诉讼原理、侵权责任理论等法律知识,为受害人争取最大利益。

  在本案中,“生命同价,权利同等”是贯穿本案的主题,人身损害赔偿中死亡赔偿金是根据死者的“户籍性质”来计算确定的,城镇居民依据的是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而农民则依据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这两个数据均来自政府统计部门,二者差距超过一倍。这是近年来颇受争议的“同命不同价”。其中最有争议的是进城务工人员,他们的身份到底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在本案中,人民法院、法律援助律师对该争执焦点的处理,还是很值得我们法律援助同行学习和借鉴的。

徐艳丽
暖心钱
春暖人心
保护伞


三都、常州法律 ...


四川安岳法援中 ...


西安莲湖区创法 ...


江西萍乡市司法 ...


陕西大荔县法律 ...


四川叙永县司法 ...


广西防城港成立 ...


广东清远大崀司 ...

  友情链接: 中国平安网 中国普法网 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国警察网 中国律师网 中国公证网 中国法援基金会 法制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司法网
 
网站介绍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  
京ICP备102171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