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中国法律援助网>>法援行动>>志愿法援>>
 
也记一个人的司法所
也记一个人的司法所

发布时间:2010-08-25 14:59:29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边婷

  前记:这个题目并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我的前任法律援助志愿者孟旭的创意。当我在兵团培训的时候,就听到了他的一篇以“一个人的司法所”为题,记述他在这里志愿服务的文章,我被作者用朴实无华的语言写出的内容深深地打动了。但是当时没有想到,后来我也来到了这个地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四师一牧场,并且来到了这个只有一个人的司法所开始了我的志愿服务工作。

  2008年7月,我和千千万万服务西部志愿者一样,揣着一颗火热的心踏上了通往梦想的旅程,尽管在这之前已经听说了一牧场条件是如何艰苦甚至是恶劣,尽管我已经在脑海里预先假设了一幅幅荒凉的画面,但是当汽车停下来的时候,我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凉了。“村不像村,镇不像镇”是我对一牧场场部的第一印象,群山怀抱中的这个地方小点也就算了,等安顿下来发现更糟糕,街边的路灯晚上从来没见亮过;整个场部只有两栋是三层高的建筑,还都是办公楼,剩下的民居都是些低矮的平房;仅有的三家商店也物品奇缺奇贵;饭店没有,只有一个机关食堂,饭菜无比单调,这对吃惯学校食堂几乎不会做饭的我是个很大的打击;最要命的还是上厕所和洗澡,这里没有室内卫生间,还是露天的公共厕所,整个场部还只有两个,也没有公共的澡堂,想洗的话只能在屋里用水擦洗一下;至于理发店、网吧这些更是“要克”(维吾尔族语言,没有的意思)。

  等我把这些情况都了解了,特别是领教了一次沙尘雨之后,我真的失去了继续待在这里的信心,开始哭着往家打电话,在这关键的时候,是我最亲爱的父母、上一届的志愿者、还有我的志愿者身份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和勇气,是啊,宣誓的誓言仿佛都还在耳边回响,怎么能当逃兵呢?我不服输的劲头上来了,别人既然能待在这儿,而且待的好好的,那我也能。

  有了这个想法后生活上竟很快适应了。一个星期后开始工作,我还比较幸运,刚去的时候孟旭还没走,不过在我们共事不到两个星期的时候,他接到了通知,离开了这个岗位,剩下我独享一个人的司法所。这可不是件好玩的事情,整天心里就忐忑不安的,我一个人行吗?看档案、查电脑台帐、看业务书籍,一样都不能少,后来自己就总结出来司法所基本职能有四项:普法、人民调解、法律服务、法律援助。

  说到普法工作,这里的老百姓大部分多居住在山上,但这里因为交通不便,司法所也没有交通工具,根本就没专门上山普法这一说,只要是而且也只能是一有机会上山就要争取,然后带上些普法宣传材料跟着车就上去了,羊群人工授精的时候、政工检查的时候、集中剪羊毛的时候、接产护羔的时候,总之,只要牧工集中,不管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我们就要尽可能的给他们多普及些法律知识,山坡上、草地上、职工的毡房里处处都有过我的足迹。虽然只能通过翻译向他们宣传法律知识,但是,我从他们的眼睛和脸上的表情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们对法律知识的渴望,那一双双饥渴的眼神深深地触动着我、激励着我,使我总觉得自己做的还是太少太少,还是有负于他们的期待。

  因为一牧场司法所常年都没有固定的工作人员,开展的工作不多,所以有很多职工群众根本就不知道司法所的职能甚至不知道司法所的办公地点,相互之间发生纠纷的时候都是跑到派出所寻求解决。面对着这种情况,一方面我在开展各种普法宣传活动的时候尽可能把司法所本身也给宣传出去,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存在和职能。另一方面,我跟派出所积极协调,请他们帮忙照顾一下司法所的“生意”,把一些去他们那里解决矛盾纠纷的职工群众介绍到司法所来。

  记得我的“开张生意”就是被派出所介绍来的,那是一件发生在维族个体运输户买土送和汉族施工人员张海涛之间的债务纠纷,债务人张海涛不在一牧场,买土送与张的朋友宋飞因为要债发生了口角,本来只是语言不通引起的误会,但后来俩人都憋了一口气,本着“不蒸馒头蒸(争)口气”的信念互不相让,特别是买土送扬言自己有高血压,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自己可是要犯病的。当时是我第一次处理纠纷,还碰上个这样的,心里面自然很激动甚至有些害怕,怕自己处理不好会出什么乱子。但后来通过懂维语的另一位调解员弄明白了双方的意图后,我知道了要想解决问题只能让债务人快还钱,而张海涛不在牧场,只能由这个宋飞先帮他将钱还上,而宋目前也很生气,我跟他说是不行的,只能让他的朋友——真正的债务人求他帮忙才可以,于是我拨通了张的电话,后来宋飞代债务人张海涛还上了这笔钱,俩人握手言和又一起走出了司法所。我的第一次调解工作就这样顺利结束了。过了好些天,我在路上遇到了买土送,他正在开拖拉机,但看见了我以后还是对我挥了挥手致意,我当时一下觉得自己的工作是那么的有价值,心里的满足与快乐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这也为我以后开展调解工作开了个好头,截止目前,由我调解的9件矛盾纠纷除1件因当事人外出暂停调解、2件正在调解中以外,其余全部调解成功。

  作为一名志愿者,仅仅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不够的,特别是在以屯垦戍边为使命的兵团,我们经常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劳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牧场我被锻炼成了多面手,当机关要种麦子的时候,我们就是农民,去种地、打埂子;当新修的路需要绿化时,我们就是园林工人,去种树;当马路脏了或是有积雪需要清除时,我们就是环卫工人,去清扫;当来了大批的物资需要装卸时,我们就是装卸工。无论什么样的劳动,无论多苦多累,我只抱定一个信念:只要是别人能干的,那我就能干,而且我要比他们干的更出色。

  说是这样说,可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干的第一个重活是从车上往下卸化肥,一袋化肥50公斤重,两个女同志加一起根本就抬不动,那就四个人抬,虽然车子里仓库的直线距离只有几米远,可仓库门前有十几层台阶,台阶又陡又窄,而且进了仓库以后还要再走一段距离,对于身高只有153cm、体重跟一袋化肥差不多的我来说,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歇是不行的,越歇越走不动,只能一鼓作气几乎是跑着把一袋化肥抬进仓库才能长出一口气。就那样,我一直坚持到了最后,跟同事们直到把37吨化肥搬运完。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这么累过,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梦都是在搬化肥,那个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就这样第二天依然又和大家一起去麦田打埂子浇水,只要有一个人能做到,我就能做到,我不愿让别人小瞧我们志愿者,说我们不能吃苦。来这里半年时间,我除了一次因公出差,其他场里组织的每次劳动我都没有缺席过,这些体力活动不仅锻炼了我的身体,更磨练了我的意志,将来无论是离开还是留下,这对我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让我受用终生。

  这半年时间里,我的心态也成熟了很多,除了刚来到的时候哭过一次,后面我也哭过很多次,因为别人的误解、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里没完没了的加班、因为有时候不平等的对待、因为有时候辛辛苦苦的准备却被愚弄、因为有时候劳动的太累太累快撑不下去了、因为想家,我有过很多脆弱的时候,但我不软弱,哭不代表软弱,不代表不坚强,每次我都找个没人的角落尽情的哭完,然后就积极地调整心态,再然后该干吗干吗。我也有过牢骚有过抱怨,抱怨这里的风沙太大,紫外线太强,晒黑了我的脸,晒出了一脸的斑,这对才20 出头的我来说真是有些残酷,每次听到我的抱怨,男友都说这无所谓,他不会嫌弃我,我知道他的心意,更知道一个人的美不仅来自外表,更来自内心的从容、淡定,惟有这样,生命才能在任何环境里都绽放出夺目的光彩。

  现在,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习惯了每天早上起来都能看到昆仑雪山,习惯了整天耳边都能听到维语,习惯了吃馕,习惯了喝这雪山上直接下来的水,习惯了坐着马车去赶巴扎,也习惯了路灯从来不亮,习惯了加班、值班,习惯了一星期只能买一次菜,习惯了照镜子的时候看见脸上那些斑斑点点,习惯了逛一次街要跑440公里(牧场离和田市220公里),习惯了用一点水洗澡,习惯了露天公共厕所……有时候,到和田出差的时候还会想念一牧场,迫切地想回去,每到这时候,男友就打电话让快点回来,“好的,我快些回去。”这不仅是对他说,也是在对那片土地深情说……

  作者:边婷系2008年西部基层法律援助志愿者,服务地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四师一牧场司法所,

——以上内容选自贾午光主编,法律出版社出版的《我为西部法律援助放飞理想》一书。

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杜娟
暖心钱
春暖人心
保护伞


三都、常州法律 ...


四川安岳法援中 ...


西安莲湖区创法 ...


江西萍乡市司法 ...


陕西大荔县法律 ...


四川叙永县司法 ...


广西防城港成立 ...


广东清远大崀司 ...

  友情链接: 中国平安网 中国普法网 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国警察网 中国律师网 中国公证网 中国法援基金会 法制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司法网
 
网站介绍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  
京ICP备102171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