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中国法律援助网>>法援行动>>志愿法援>>
 
忘海西行
忘海西行

发布时间:2010-08-25 14:56:09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当我选择西去的时候,我想起一个人——复生。复生是谭嗣同的字,我一直记得他的字。复生十八岁那年,放浪于西北苦寒之地,赋《望海潮》一首,这么几句我也一直记得:

  “拔剑欲高歌,有几根侠骨,禁得揉搓?忽说此人是我,睁眼细瞧科。”

  此诗做毕,复生不再是一个吟风弄月青衣过市的瘦弱书生,他已经做到了激风赏月,并且为自己朝衣东市的命运写好了伏笔。最早在初中历史教科书的插图上,我看到复生心力交悴的景象,就无可抑制地对他动情,对一种抽象的归宿感动情。借复生的往事开启文端,并不是想说我已经被伟岸的男子迷惑,我只是想说明一件事情:步入青年时代的我一直执着于和少年时代的旧梦重逢,这种重逢时常让我在凄清的生活中感到无比温暖,关于为什么要西行,我能说出最深刻的原因,就这么一条。

  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困扰着为数众多的毕业生,大环境下的焦虑似野火燎原,并以每一个个体切身感受到的方式蔓延。人们所能想象出来的美好生活,无非是走进城市,获取物质,“一剑光寒五十州,笑拥美人归”。这当然无可厚非,但是我以为,人生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做,比如说将自己的肉身放置于荒凉的大地,让自己的运动变得自由而不失意义。只有真正理解了别人生活的苦难,才能更深入认识到生命本质的意义,掌握正确的生活方式。这些话不应该被当作乏味的说教,当你的视线真正的转向大地时,当真正的怀着无限的平静,怜悯之心,我们才真的能体会到——我们可以做的更多!

  事关怜悯,我想有必要多说几句。罗素所认为的支撑生活的三种动力之一,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一直困扰着少年时代的我。我初中时候寄居在粤地的一个县政府大院,每天凌晨黄昏进出,总看到门口有一个蓬头垢脸的乞丐在乞讨,人年少时候的心灵总是敏感,我为这一人的命运忧郁无比,并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现在我当然知道无能为力的事情很多,更多时候我也会选择麻木,但那不死的心火总会在某一个时刻溢出,它没有燎原,只是在大学毕业这样严重的时刻,它再次支撑起了我的青年时代。罗素还说过一句:“幸福是通过爱和科学去获得的。”赠人玫瑰,遗香在手,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知识,趁我们的血还是热的时候,为什么不去播洒爱?

  一步跨出,即成天涯。我们西去,并不以为我们的激情和热血、意志和信念,可以照亮了西行漫途,照亮了西部灰朦的天空,我们明了个人力量的渺小。但是西部作为一个蓬头垢面而不失性感的少女,她对文明和发展的旷古呼告,媚惑着我们将生命参与其中。人们将会看到我们生活的导向:对贫困充满关注和激情,对人民充满崇拜和幻想;断绝个人叙事将躯体交与宏大,如穆旦的诗句,我们“再一次相信名词,溶进了大众的爱”。

  我的故里在海边,或者未来的某一天,当我思念海潮如织的桑梓地,也会写一首《望海潮》。

——以上内容选自贾午光主编,法律出版社出版的《我为西部法律援助放飞理想》一书。

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杜娟
暖心钱
春暖人心
保护伞


三都、常州法律 ...


四川安岳法援中 ...


西安莲湖区创法 ...


江西萍乡市司法 ...


陕西大荔县法律 ...


四川叙永县司法 ...


广西防城港成立 ...


广东清远大崀司 ...

  友情链接: 中国平安网 中国普法网 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国警察网 中国律师网 中国公证网 中国法援基金会 法制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司法网
 
网站介绍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  
京ICP备102171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