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中国法律援助网>>
 

昆明盘龙区:让残疾人求助法律援助无障碍

发布时间:2010-08-11 14:06:09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残疾人维权行动不便,这里有生理无障碍通道

  一拐进那个巷子,脚下的“路”告诉黄燕,她到“家”了。一路延伸的盲道,终点是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残疾人接待室。“和商场内的盲道不一样,这是一条通向维权的路。”双目失明的黄燕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她已能很熟练地摸到“家”门了。

  “盘龙区现有人口65万人,其中残疾人有4.17万人,占全区总人数的6.4%,可以说,他们是社会弱势群体的主要组成部分。”盘龙区司法局局长周红玉介绍说,他们在受理残疾人法律援助案件时,遇到了一个难题,那就是残疾人,特别是盲人和肢体残疾的人,他们来申请法律援助的时候行动很不方便。

  为了让残疾人能够顺利找到这里,盘龙区司法局想到了无障碍环境建设。这一想法得到了上级党委、政府和司法行政机关的大力支持,他们很快筹措20多万元资金用于建设无障碍通道。就这样,盘龙区司法局门口两侧和一楼走廊有了200多米长的盲道,路口、大楼门口和楼梯口也都有了盲人专用的缘石坡道。

  在盘龙区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残疾人接待室,一位坐着轮椅前来寻求法律援助的残疾人告诉记者,现在过来这边真的很方便,轮椅可以直接推进办公室。记者发现,这个接待室的门比一般的门要宽出不少。“为使残疾人接待室符合无障碍标准,我们这个门由原来的0.9米宽改造成了现在的1.2米宽,这样可以方便轮椅出入。另外,室内的办公桌椅等都是按照无障碍标准低位化了。”周红玉说。

  走出接待室,记者注意到,对面是一个无障碍厕所,卫生间内有扶手,残疾人上厕所都不用别人搀了。

  “盘龙区司法局为残疾人铺设盲道和缘石坡道,专门设立残疾人接待室,改建无障碍厕所等做法,较好地解决了残疾人维权行动不便这一难题,大大方便了前来寻求法律援助的残疾人群体,保障了残疾人在维权道路上能够畅通无阻。”云南省司法厅厅长施朝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评价。

  残疾人怕得不到尊重,这里有心理无障碍通道

  “爱的路上,我们与您同行。”这是盘龙区残疾人法律援助工作的宗旨。“这里的人都很热心,我来了后,还倒水给我喝呢。”黄燕端着杯子笑着说。黄燕是盘龙区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杨江红结对援助的对象之一,尽管黄燕看不见,但是她能感受到杨江红的爱心和真心。

  “由于残疾人往往有自卑心理,怕被别人歧视,怕自己得不到别人的尊重和支持,容易发生情绪失控和过激行为。我们法律援助工作人员就要用爱心、热心、真心、诚心去打动她们,缩短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杨江红说,有时候法律援助案子结了,我们与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更深了。他们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碰上什么烦心事儿也都愿意和我们说。

  “由于残疾人自尊心比较强,我们在为残疾人服务中,仅有热情、耐心、细致还是不够的,还要注意一个度。我也常常问自己,假如我是残疾人,我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杨江红说,她和黄燕结成对子已经一年多了,两人经常通电话,她把黄燕当成知心朋友,把黄燕的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对待。

  “如果说盘龙区残疾人法律援助有什么经验的话,我想应该是想残疾人所想,急他们所急,从我们的眼中看到的满是关爱。”周红玉说。记者在采访中深深地感受到,盘龙区法律援助中心通过与残疾人结对子、交朋友、扶残助残等活动,真正把法律援助中心变成残疾人诉苦、找说法、讨公道、依法维权的“家”。

  残疾人怕打不起官司,这里有经济无障碍通道

  黄燕和丈夫两人共有一套房子,丈夫老骂她,还把她从那套房子里赶了出来。现在,她只好借住在妹妹家里。无奈之下,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离婚,2006年5月,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决不准予离婚。今年3月,黄燕再次提起离婚诉讼,是妹妹帮着她出的费用。因这事儿,妹妹还跟妹夫吵架了。这次,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麻烦他们了。黄燕想到了找法律援助中心。

  “离婚案件并不属于受援范围,但考虑到黄燕是残疾人,能否开此先例呢?”杨江红的想法得到了法律援助中心的肯定。

  盘龙区法律援助中心放宽了对特殊残疾人的受援范围和条件,明确对特殊残疾人申请法律援助,不再以经济是否困难为首要审查标准,而是直接指派律师提供法律援助。对申请事项不符合《法律援助条例》受案范围但又确需法律帮助的残疾人,只要申请符合司法救济途径,法律援助中心就降低门槛,提供援助。

  “黄燕双目失明,没有工作,也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属于生活特别困难的残疾人,我们当时就为她指派了吴红律师提供法律援助。她的案子前些日子刚开过庭,还没有最后判决。”杨江红说。

  盘龙区法律援助中心在残疾人申请法律援助工作中实行了优先受理、优先审查、优先指定的“三优先”原则。对符合援助条件的残疾人实行首问负责,一办到底和先援助、后审批的办案制度及程序。

  王麒,在昆明一家燃料公司工作,1994年在工作中受伤,颈椎严重受损,出院后,只能坐轮椅,无法直立行走。“援助中心考虑我肢体残疾行动不方便,来的当天就给我指定了援助律师。”王麒告诉记者。“一般的法律援助案件,法律援助中心受理后,要审查经济条件,看是不是符合接受法律援助的条件,然后再指派律师提供法律服务,需要3到5天的时间。”为王麒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田旺明对记者说。

  盘龙区法律援助中心在免费为残疾人提供法律援助的同时,还积极与法院等有关部门协调沟通,请求他们减少、免除或缓收残疾人的诉讼费用或其他费用,为残疾人维权开绿灯。

  “吴红律师非常负责,因为我行动不方便,她就主动去我住的地方,替我想得特别周到。因为我没有钱交诉讼费,法律援助中心就和盘龙区法院协调,减免了我800元诉讼费,还联系了一位法律援助志愿者为我支付了剩下的500元诉讼费用。”黄燕很感激地说。

  “经济通道虽然很有限,但很实在,它使残疾人在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敢打官司,打得起官司,也打得赢官司。”周红玉坚定地说。

  残疾人维权意识差,这里有维权无障碍通道

  盲道是直通接待室了,但盲人来了后,怎么获悉有关残疾人法律援助的相关内容呢?法律援助工作者小郑想到,如果同时也制作盲文版的法律援助指南,问题不就可以解决了吗?就这样,在接待室有了一份专门供盲人阅读的残疾人法律援助指南。

  “宣传工作很重要,盘龙区通过发放法律援助资料,法律服务联系卡,制定办公室电话彩铃等工作,提高了残疾人的维权意识,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后应该通过哪些途径去维权,提升了他们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和能力。”田旺明律师说。

  周国,四川人,是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穿金路派出所的一名巡防人员。周国的妻子姚萍是云南文山州麻栗坡人,两人来昆明打工已经有12年了,两人一个月能挣个七八百块钱,供着两个孩子。

  2005年4月,周国由于和沈良的弟弟发生纠纷,在昆明市环城北路警务站被沈良及其同伙报复殴打致伤,做了3次开颅手术。出院后,周国由于颅脑损伤导致重度残疾。现在,坐在椅子上的周国,目光呆滞,神情茫然。

  “当时住院手术费就花掉了十多万,打人的拿了第一次手术费后就不再拿钱过来了。亲戚说得请律师,可我哪有钱请律师啊。后来,我在住的地方看到了盘龙区东华法律援助工作站,就过去咨询了一下,他们把我介绍到了盘龙区法律援助中心。”姚萍告诉记者。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2004年7月,盘龙区法律援助中心在区残联成立了残疾人法律援助分中心,形成了以区中心为主网、区残联分中心为专网、街道办事处(乡)法律援助工作站为点网的三级网络服务机制,并通过街道办事处(乡)法律援助工作站把残疾人法律援助工作延伸到了社区、村委会。如今,盘龙区设立了10个派出法律援助工作站,让残疾人就近就能咨询、申请并获得法律援助。

  盘龙区司法局还动员了区内19家律师事务所的194名专职律师、16家法律服务所、1家公证处的数十位法律工作者共同参与对残疾人的法律援助工作。

  周国的案子,在法律援助中心陈坚律师的帮助下,经法院审理判决由沈良等人赔偿周国医疗费等将近16万元,目前已经基本得到执行。

  “盘龙区司法局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残疾人合法权益大局出发,从细微处入手,在工作上有所发挥,有所创造,取得了很大的社会效果。”施朝兴认为,盘龙区司法局将残疾人法律援助工作落到了实处,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无障碍。

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徐艳丽
暖心钱
春暖人心
保护伞
广州花都区司法局举 ...
四川西充弱势群体的 ...
陕西省2018年度 ...
安徽省司法厅调研濉 ...
贵州长顺:积极开展 ...
洛阳市法律援助工作 ...
  友情链接: 中国平安网 中国普法网 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国警察网 中国律师网 中国公证网 中国法援基金会 法制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司法网
 
网站介绍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  
京ICP备102171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