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中国法律援助网>>法援行动>>法援案例>>
 
无偿帮工致残索赔难求法律援助再审伸张正义
无偿帮工致残索赔难求法律援助再审伸张正义

发布时间:2010-08-11 14:10:16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承办单位:云南曲靖市法律援助中心

  承办人:曲靖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陈广

  【案情简介】

  2006年,云南省烟草烟叶公司需从由云南曲靖天然烟叶复烤有限责任公司陆良复烤厂(以下简称陆良复烤厂)调拨烟叶,8月17日,陆良复烤厂推荐昆明瀚洲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瀚洲公司)负责烟叶的运输工作。烟叶公司与瀚洲公司合意后于9月9日正式签订烟叶运输协议。瀚洲商贸公司在实施烟叶运输工作时又将“组织调度烟叶运输车辆”一事委托给保某来实施,同时委派其职员保某、他某在陆良复烤厂负责具体的调运工作。

  9月7日,保某电话通知驾驶员李祥(化名)到陆良复烤厂运输烟叶。下午6时许,同李祥一起来运输烟叶的孙某车上只装了半车烟包,保某喊孙某把车停到大棚里,等候明天再装。孙某在倒车时从车上掉下两个烟包,陆良复烤厂保安告诉了保某,保某就同孙某去捡那两个烟包,此时碰到李祥推着小推车过来,保某叫李祥把这两个烟包放在小推车上拉到孙某车子面前。保某本想叫他某来帮忙装烟,但他某说“赶紧装上去。”保某叫李祥帮忙装烟包,李祥同孙某站在小推车上递烟包,保某在孙某的车上用从装卸工处借来的钩子钩,因没钩稳,烟包滑落砸在李祥身上,李祥就从小推车上摔倒地上。保某、他某马上将李祥送往陆良县医院抢救治疗,后因病情严重,李祥被转往昆明住院治疗,经诊断为:1、脊髓损伤;2、C6椎体压缩性骨折,四肢瘫痪,大小便失禁,需1-2人护理。共开支医疗费106499.50元,都是李祥的妻子卖车及从亲戚朋友处借的钱,后因实在借不到钱只好出院回家。

  李祥的伤情经鉴定为一级伤残。李祥回家后找陆良复烤厂、瀚洲公司、云南省烟草烟叶公司、保某协商赔偿一事,大家相互推诿,无奈李祥只好起诉到陆良县人民法院。陆良县人民法院于(2007)陆民初字第855号民事判决书做出一审判决:由瀚洲公司赔偿李祥医疗费等损失666774.9元;由云南省烟草烟叶公司补偿李祥损失60000元。瀚洲公司、云南省烟草烟叶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李祥考虑到瀚洲公司是一家皮包公司,怕到执行阶段拿不到钱;且陆良复烤厂负有管理上的责任,也提出上诉。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8)曲中民终字第46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由瀚洲公司赔偿李祥医疗费等损失726774.9元的45%,即327049元;由陆良复烤厂赔偿李祥医疗费等损失的35%,即254371元;由保某赔偿李祥医疗费等损失的20%,即145355元。终审判决送达后,李祥向陆良县法院申请执行,拿到十万多元医药费后,因被上诉人陆良复烤厂不服又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于2008年11月5日做出云检民抗(2008)187号民事抗诉书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12月3日做出(2008)云高民一监字第466号民事裁定书,指令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再审。在李祥接到法院的传票后,陆良县法院中止执行,让李祥的希望又一次落空。李祥经多次上访到省、市有关部门,在曲靖市政法委的安排下,绝望又无奈的李祥坐着轮椅在妻子的帮助下找到了曲靖市法律援助中心,想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该中心经审查后认为符合法律援助受案范围,考虑到案情重大,2009年6月8日指定援助中心主任陈广律师承办该案。

  【承办经过】

  中心主任陈广律师在接受指派后,通过对案件事实及证据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针对本案时间长、当事人多、案情复杂的实际情况,针对云南省检察院的抗诉事实和理由,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

  一、瀚洲公司无论作为雇主还是被帮工人,依法应对李祥在工作中的受伤致残承担主要民事赔偿责任。

  在二审判决中,昆明瀚洲公司认为李祥非本公司员工,公司已将运输烟叶合同委托给保某,该公司与李祥不具有任何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不予赔偿。但承办律师从现有的证据认为李祥系瀚洲公司的雇员,原二审认定李祥是在雇佣活动中受伤的客观事实存在,对其因伤害造成的损失依法由瀚洲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况且保某、瀚洲公司与李祥的运输合同行为因尚未出厂启运,运输合同不成立。

  退一步讲,即使原二审法院认定驾驶员李祥、孙某系瀚洲公司员工存在瑕疵,但李祥受伤前,因瀚洲公司与云南烟草烟叶公司事实上存在烟叶运输合同关系,瀚洲公司将其合同中的组织车辆调运委托给保某实施,但免除不了瀚洲公司全面履行烟叶运输合同的法定义务。具体组织装运中,瀚洲公司又委派其职工他某、保某在陆良复烤厂负责具体调运工作,李祥受保某邀请帮助装驾驶员孙某掉下的烟包,事发当时他某也在现场,因为保某在车上用钩子钩烟未钩住,导致烟包滑落致伤李祥,由此产生的义务帮工行为应由货物承运人的被帮工人瀚洲公司承担。

  二、原二审法院认定陆良复烤厂对李祥受伤致残的事故发生负有管理上的过失并无不当,省检察院民事抗诉认为陆良复烤厂对事故发生无过错的抗诉理由不能成立。

  省检察院抗诉认为:陆良复烤厂对烟草外运负有烟包装车义务,但当该厂装卸工下班而车上烟包未装满时,该厂烟包装车工作暂时中止。烟草承运人瀚洲公司管理人员保某及驾驶员孙某自主移动车辆,当车上烟包在车辆运行中掉下去,又未通知陆良复烤厂有关人员处理,而是承运人员自己安排装车导致事故发生,由此认为陆良复烤厂在本案中无违章装载、不履行职责情况,对事故发生无过错。

  承办律师根据现有证据认为陆良复烤厂在厂内负有装载的义务,一是从曲靖市陆良县安监局调取的保某等证言可以证实,烟包掉下去后,其找装卸工借用钩子钩烟包,对此陆良县复烤厂未提供证据反驳不是该厂提供,并且该装卸工未明示装烟需由专业人员负责;二是该事故发生于孙某车辆装满一半左右,复烤厂专业人员下班,对该种情况烟叶货物的装运权,尚处于陆良复烤厂的固有控制范围之内,驾驶员的承运权尚未签单出厂启动,且陆良复烤厂的规章制度中对尚未装满烟叶如何保管、如何捆扎等也无明确约定;三是驾驶员孙某在倒车的过程中车上烟包掉了2包,是陆良复烤厂保安发现告知的,保某请李祥帮拉装烟,保安也在现场,但是保安既未请示陆良复烤厂相关人员,也未提示谨慎注意。李祥的无偿装烟包帮忙行为是为实际利益人即仓储保管人陆良复烤厂服务的,直接烟包的受益人系陆良复烤厂,因为烟包尚未签单出厂时,烟包的保管权仍然属于陆良复烤厂。因此,原二审法院认定其在管理过程中有过失并无不当,判令其承担35%的赔偿责任是合法合理的,据此,省检察院民事抗诉认为陆良复烤厂对事故发生无过错的抗诉理由是不能成立的。

  三、省检察院抗诉原二审被上诉人保某无选任过失,不应承担责任的抗诉理由与本案事实及法律规定不符,原二审法院认定其有过错并无不当。因李祥进行烟叶运输系保某电话邀约,且保某也系从瀚洲公司签订委托运输协议并负有组织运输车辆并保证烟叶无损坏、无短少、无潮湿、换色等情况,烟叶完整无损调运结束后,瀚洲公司支付保某信息费每吨3元,并视效益情况可再付一点。由此,保某在委托运输合同中受益,按照法律上的权利、义务、责任一致性原则,原二审法院判令其赔偿李祥20%责任并无不当。因此省检察院的抗诉理由是不充分的。

  【承办结果】

  2009年7月17日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在庭审中承办律师对各种证据进行了举证、质证,就受害人李祥所实施的行为属雇佣行为还是义务帮工行为,对方四个当事人是否应对李祥遭受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最终承办律师的大部分代理意见得到法院的采纳。

  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认定李祥实施装烟包的行为系无偿帮工行为,瀚洲公司、陆良复烤厂、保某均属被帮工人,原二审法院认定李祥实施装烟包的行为属雇佣活动中受伤属认定事实错误。据此,云南省检察院的抗诉理由不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之规定,认定李祥是在义务帮工中受伤,被帮工人应承担赔偿责任。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8月12日以(2009)曲中民再终字第29号做出维持原二审判决的终审判决,判由四方当事人共同赔偿李祥受伤后的各项损失合计726774.9元。

  2009年10月15日,李祥的妻子特意给曲靖市法律援助中心送来了一面锦旗,上书“好心帮工致残索赔无望,喜获法律援助伸张正义”,至此一场历经三年的诉讼终于有了最终结果。

  【案件点评】

  这是一起成功的再审终审案件,充分体现了法律援助律师的正义感与维权性。受害人李祥是一级伤残,值得同情,在赔偿无望的情况下,受害人在上访过程中得到了曲靖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倾力相助。在本案中,受害人李祥受伤行为是属雇佣关系,还是义务帮工关系,瀚洲公司、陆良复烤厂、保某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是一个值得争议的焦点,本案承办律师为了受害人李祥的最大利益,从四个方面进行辩论,最终曲靖市中级法院再审判决认定李祥是在义务帮工中受伤,做出维持原二审判决的终审判决。

 

杜娟
暖心钱
春暖人心
保护伞


三都、常州法律 ...


四川安岳法援中 ...


西安莲湖区创法 ...


江西萍乡市司法 ...


陕西大荔县法律 ...


四川叙永县司法 ...


广西防城港成立 ...


广东清远大崀司 ...

  友情链接: 中国平安网 中国普法网 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国警察网 中国律师网 中国公证网 中国法援基金会 法制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司法网
 
网站介绍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  
京ICP备10217137-1